bob

美国那点事|民主党艾奥瓦初战三大看点:谁将最终对决特朗普

2020-03-26 00:56:27
2020年美国大选的民主党初选首战即将于当地时间2月3日在艾奥瓦州开启。近年来,由于日益开放的候选人提名方式,以及提名权力不断向基层倾斜等原因,初选在美国大选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最终决定候选人党内命运的政党全国代表大会投票,基本上是根据初选结果进行的,故而初选在总统候选人提名中发挥着十分关键的作用。这一作用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制度改革的背景下,变得更加引人瞩目:自2020年开始,民主党超级代表(约占初选总票数的15%)将不参与该党代表大会的第一轮投票,只有当第一轮投票未有候选人获得50%以上票数时,他们才能参与第二轮投票。考虑到自20世纪70年代起,总统候选人在历次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均在首轮投票中决出胜负,超级代表对民主党初选结果的影响力可能会因此被显著削弱。毫无疑问,这一改革强化了各州基层初选结果对最终提名的影响。一直以来,最先举行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都被视为美国大选在初选阶段的“风向标”。尽管这两个州的选举人票加起来才11票,但由于它们存在所谓“先发优势”和“广告效应”,往往备受关注,具有心理上的导向意义。因此,几乎所有期待获得政党提名的候选人都十分重视这两个州的选情。2020年大选民主党初选的揭幕战将于2月3日在艾奥瓦州打响,随后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也将在2月11日举行。在这样一个特殊时间节点,民主党初选的选情有哪些主要看点?笔者认为,有如下三个方面值得关注。“倒挂”的玄机看点一:拜登整体民调与两大风向标州民调“倒挂”,有何玄机?截至目前,根据RCP(Real Clear Politics)民调粗略计算,民主党前五位候选人的全国支持率大致分别为:拜登28%、桑德斯23%、沃伦15%、布隆伯格和布蒂吉格在5%—10%之间。不难看出,主流温和派代表人物、前副总统拜登依然具有一定的领先优势。然而在即将举行初选的两大风向标州——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最新的民调数据却与全国民调数据出现“倒挂”:在上述两州,桑德斯分别以3%和8%左右的优势位居第一,领先于第二位的拜登;而且拜登在新罕布什尔的支持率持续下滑,甚至有被布蒂吉格反超的可能。从两党初选的历史经验看,同时输掉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两州初选虽然未必不能“逆袭”(如1992年大选的克林顿),但目前拜登在全国层面相对于桑德斯的领先优势已然不大,加之乌克兰“电话门”事件对其个人的负面影响以及激进派在社会层面尤其是对少数族裔、工人等的动员能力更强的事实,目前的选情显然对拜登构成了较大压力。当然另一方面,在2月举行初选的另外两州——内华达和南卡罗莱纳,拜登的民调优势仍较为稳固。从这个意义上讲,与往年略有不同,2020年大选民主党初选更具观察意义的时间节点或许不是2月份的两大风向标州,而是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届时包括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在内的14个州将同时举行初选。综合目前的整体支持率以及同时赢得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的初选者均将入围“提名决赛”的经验,“超级星期二”之后有可能使选情转变为更为清晰的拜登、桑德斯“两极”格局。拜登会遭遇梦魇吗?看点二:民主党初选制度改革会削弱主流温和派?与共和党不同,民主党初选中的“超级代表制”一直以来都对该党候选人的最终提名产生着很大影响。所谓超级代表指的是民主党内精英,他们在全国代表大会投票时人手一票,可以依据自己的判断做出选择,而不代表任何地方或选民的意愿。超级代表的选票份额占据全部初选选票的约15%,在2016年的民主党内初选中,希拉里便获得了近500张超级代表票,桑德斯则不到50张,这一差距远远超过他们在基层选举票上的差距。基于此可以假定,如果在拜登与桑德斯之间进行选择,以党内精英和主流温和派占主体的民主党超级代表势必将压倒性地支持拜登,从而帮助这位前副总统锁定胜局。然而颇具戏剧性的一幕是,由于2020年民主党初选对“超级代表制”进行了改革,因此拜登及其代表的主流温和派坐拥超级代表背书的这一优势被显著削弱。由于超级代表无法参加第一轮投票,所以如果桑德斯或任一民主党激进派候选人在基层初选中能够获得50%以上的票数,那将是拜登的梦魇。结合目前选情看,这一情况出现的概率不大,但初选制度的上述改革无疑削弱了主流温和派和建制派的势力,开始更多反映当前美国社会分裂和极化了的民意,进而对民主党产生深远影响。分化危机看点三:党内分化与激进派内部龃龉会对民主党造成什么影响?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两党政治发展的一个明显趋势是,在共和党内部因“特朗普现象”凸显而出现所谓建制派与反建制派分野的同时,民主党内也开始分化为激进派(或进步自由派)与温和派(或传统建制派)。其中,温和派在党内政治精英层面占据主流,激进派则在社会层面拥有日益强大的支持力量。上述两派的分化使民主党整合的难度日益加大:尽管双方在少数群体权利保障上具有共识,但在移民、医保、减税、收入不均、枪支管控以及贸易等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就目前来看,民主党内整合的前景仍不明朗,且相较于共和党更为缓慢。如果说共和党近年来正在经历所谓“特朗普化”,民主党将会被重塑为何种形态将是未来的一大看点。就更微观的层面而言,民主党激进派内部近来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龃龉。在最新一轮党内初选辩论(1月14日)中,桑德斯与沃伦围绕性别歧视问题展开激烈交锋,直接导致沃伦在辩论期间拒绝与桑德斯握手。不过总的来看,二人之间的龃龉抑或任何一方的退出还不至于影响后续激进派选民群体的整合,这一点在初选情势更为明朗之后应该能够得到证明。总体来说,2020年大选民主党的初选看点很多,火药味很足,不确定性也很大,所有的谜团都将随着艾奥瓦州初选的揭幕渐次解开。让我们拭目以待。(作者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本文首发于“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原标题为《【2020美国大选观察】特约撰稿3:王浩:民主党初选揭幕战在即,后续选情有三大看点》)(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新闻推荐